移民基础知识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移民基础知识 > 正文

拒绝难民的匈牙利为什么是基督教之盾?

发布时间:2018-11-09 09:03    浏览次数:    来源:临溪主人

作者:临溪主人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棉花

从族源、语言、文化上看,匈牙利都像是一座孤岛悬在欧洲大陆正中央的匈牙利平原。

同诸多侵袭欧洲的游牧民族一样,马扎尔人同样起源于遥远的东方,其语言具有明显的乌拉尔语系特征。最具东方的特色的是,匈牙利人的姓名和东亚文化圈的中国、日本、越南、朝韩等国一样,都是先姓后名的方式,这更显出欧洲大陆上匈牙利人的异类身份。

被三种斯拉夫人和德语人口团团围住的匈牙利人

这样一个国家是如何在欧洲立足,并且成为历史上具有影响力的一个国家的呢?

从马扎尔到匈牙利

西欧人第一次见到远道而来的匈牙利人,也即马扎尔人,是在公元862年。但马扎尔人正式在多瑙河流域正式定居下来,却是公元896的事。

从地理位置来看,他们来到的地方现在名为匈牙利,西面是阿尔卑斯山脉,北面是波西米亚高地,东面喀尔巴阡山,南面又是巴尔干山地,他们占据了连接巴尔干和中欧的喀尔巴阡盆地。

中欧与巴尔干之间的匈牙利

现在一般认为马扎尔人起源于乌拉尔山脉南部地带,他们在九世纪经过了长途跋涉才一路跨过伏尔加河、东欧大草原、喀尔巴阡山,进入了中欧,并开始洗劫早已皈依基督教的法兰克人。

马扎尔人东面的佩切涅格人受到更东面民族的入侵

被迫西迁,将马扎尔人向西赶

因此马扎尔人从第聂伯河流域转移至多瑙河流域

899年和900年,马扎尔人两次大举突袭基督徒;924年马扎尔人横扫巴伐利亚,甚至越过莱茵河,洗劫了香槟地区。当时的东法兰克国王,由于一度难以抵御马扎尔人的侵袭,不得不主动求和,并在国内专门征收用于给马扎尔人进贡的税收。954年,马扎尔人再度进军至勃艮第地区,随后南下跨过阿尔卑斯山,进入伦巴第地区再返回中欧。

也算是纵横欧洲所向披靡了

马扎尔人对西欧诸国的军事行动之所以屡屡得手,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当时的西欧诸国王公彼此混战不休,无法形成统一的、有力的对外抵抗阵线。

而在欧洲这边,马扎尔人东方草原式的凶猛侵略,给当时的西欧人带来了不小的精神创伤。毕竟自从查理曼大帝降服阿瓦尔人以来,西欧还从未受到如此强大的武力威胁。但随着神圣罗马帝国的奥托一世在955年的列希菲德会战中取得胜利,马扎尔人对西欧的军事行动也就此终结了。

列希菲德之役

马扎尔人军事失利之后,为了尽快融入欧洲,在面对更东边的草原敌人时获得一个强大的靠山,很快皈依基督教。马扎尔人的领袖盖萨一世于973年往神圣罗马帝国派出了一个使团,请求派遣教士和骑士前往匈牙利,负责传播基督教信仰以教化马扎尔人。

匈牙利就位于天主教世界的边界上

两年后,盖萨一世受洗成为基督徒,还让自己的儿子伊什特万娶了日后德意志国王的妹妹。此后,大量德意志人涌入了马扎尔人的政治圈、生活圈。尤其是德意志地区东南的巴伐利亚人,深刻地影响了马扎尔人的社会组织情况。而这些举措在很大程度上改善了马扎尔人与神圣罗马帝国的关系,也为后来的改革铺平了道路。

1000年12月25日(或说1001年1月1日),阿尔帕德大公伊什特万一世(盖萨大公之子)正式皈依基督教,并被教宗加冕为第一位匈牙利国王。

圣伊什特万一世的雕像

位于布达佩斯的圣伊什特万圣殿

此后,伊什特万一世在国内强制推行基督教信仰,至此,匈牙利王国正式诞生了,而伊什特万一世后来也被宣布为圣人,称为 “圣伊什特万”。原本流散于草原上的游牧民族正式成为了基督教世界的一份子,也开启了他们作为“基督教之盾”的辉煌历史。

面向蒙古之盾

伊什万特一世首先赋予教会“什一税”特权,还下令每十个村庄就要建立一个教堂,同时强迫百姓在礼拜日必须去教堂。通过这些举措,确立了基督教在匈牙利国内超然的政治地位。

圣右手

东方的拜占庭帝国也在同时致力于向马扎尔人传播基督福音。公元十世纪中期,有部分马扎尔人酋长、贵族前往君士坦丁堡受洗,甚至有酋长直接认拜占庭皇帝为教父。而君士坦丁堡的牧首也曾派出教士,以主教的身份随归国的马扎尔人一同返回,以在当地进一步传播信仰。

其实就从时间来看,拜占庭的东正教会要比罗马教会更先一步在匈牙利传播基督信仰。但马扎尔人最终接受的却是后来居上的罗马教廷的天主信仰,即使是在1054年基督教世界分裂成天主—东正两大阵营后,也未背离其信仰,再次展现了匈牙利希望从西方获得支持的立场。

宗教对匈牙利人的帮助也远远不止是外部地缘上的支持。在内部,以宗教为纽带,马扎尔人也逐渐同化了国内其它人口较少的民族,逐渐形成了统一的匈牙利人。

今天在匈牙利圣斯蒂芬大教堂

到12世纪时,匈牙利已逐渐成为中欧强权国家,触手已伸到了喀尔巴阡山的另一边,其势力范围已经扩展到了匈牙利平原以外的地区。特兰西瓦尼亚、达尔马提亚等地,均逐渐被匈牙利占领。

算是成功挤入欧洲一大列强

疆域庞大的匈牙利王国开始利用来自西方的先进文明武装自己的国土,并替西欧不断抵御着来自喀尔巴阡山以东游牧民族的袭扰,各得其所。

这段历史的高潮是13世纪的蒙古入侵。

上帝之鞭来了

担负着西欧门板角色的匈牙利在蒙古人到来后,因其骨子里的游牧特性,在战争中表现得比其他欧洲王国更好。但毕竟蒙古锋芒不可挡,匈牙利国王贝拉四世在绍约河一战中遭遇惨败,几乎是只身脱出重围,到他处避难。

这场战役中匈牙利军队被彻底摧毁,死亡4—7万人

幸好已经跨过多瑙河的蒙古军队,因得悉国内窝阔台病逝后随即撤军。但蒙古人还是大肆洗劫了匈牙利的土地。据统计,蒙古人的入侵使得原本有两百万人口的匈牙利损失了一半的人口,这面基督教之盾表现当得起它的称号。

面向伊斯兰之盾

到了15世纪,新兴的强国奥斯曼土耳其又成为了匈牙利最值得警惕的对手。在匈牙利与土耳其的战争中,匈牙利民族英雄、名将匈雅提·亚诺什是位不可不提的人物。

面对日益强盛的奥斯曼土耳其,亚诺什采取了积极防御的政策,以攻代守,让土耳其人在攻略巴尔干地区时吃了不少苦头。他带领下的匈牙利于1442、1443两年均击败了来犯的土耳其军队,并与后者签订了和平条约。

1453之前的奥斯曼还没有拿下君士坦丁堡

虽然在快速扩张,但暂时还没轮到主攻匈牙利

但当时匈牙利国王乌拉斯洛一世听信教宗使者的谗言而撕毁了和平协定,主动出击土耳其军队,结果遭遇了瓦尔纳惨败,其本人也死于乱军之中。

瓦尔纳战役纪念堂建在一个古色雷斯坟冢上

镌刻着死去国王的名字

此时奥斯曼人对东欧的经略,再度处于上风位置,而匈牙利国内也一度处于无政府状态。1456年,土耳其人卷土重来,包围了匈牙利王国南部重镇贝尔格莱德,并一度有土军士兵突入城内。匈雅提率领援军到达后,城内匈军士气大振,成功反杀出城。

贝尔格莱德是整个匈牙利盆地的门户

不可不守护

匈军将领见无法统一号令,索性下令全都是主攻,奋力突向土军大营。面对突然士气大振的匈牙利人,奥斯曼军队被吓呆了,毫无疑问地遭到了惨败,苏丹穆罕默德二世的大腿也中了一箭。

此役后,匈牙利大获全胜,远在罗马的教宗为了纪念这一胜利,宣布从此后每天中午都要鸣钟庆祝,这一传统也保留至今。而土耳其人经此惨败,不敢复窥贝尔格莱德达65年之久。

可惜胜利的匈牙利军队内部也爆发了疫病,匈雅提·亚诺什在取胜后不久便去世了。

从此战来看,与其说匈牙利是“基督教之盾”,倒不如说匈雅提·亚诺什是“基督教之盾”更为确切。因为在贝尔格莱德围城战后的1526年,匈牙利面对土耳其的侵袭,在第一次摩哈赤会战中再度遭到了惨败。

这场会战也是匈牙利日益衰落的转折点,此后的匈牙利逐渐分成了三个部分,一部并入奥斯曼,一部并入奥地利的哈布斯堡家族,一部自立为东匈牙利王国。而奥斯曼土耳其直到在1683年维也纳战役失利前,都在不断地经略中欧匈牙利故土。

此时的匈牙利

也已经大部沦为奥斯曼的势力范围

不过高傲的马扎尔人对哈布斯堡家族的统治,并不总是心悦诚服的,无论是土耳其人还是奥地利人都始终无法同化马扎尔人。

1849年匈牙利爆发了革命,但遭到了奥地利和俄国联合的血腥镇压。上千的匈牙利爱国者被送入监狱,四万余名匈牙利国防军士兵被送入奥地利军队中当兵作为惩罚。当年10月6日,有十三位起义被奥地利将军海瑙处死。

相传悲愤的匈牙利人在当时发誓,以后的150年中喝酒时坚决不碰杯,以此纪念那十三位革命烈士……

因为当时奥地利用啤酒碰杯庆祝

  • The Institute of Migration Studies, Shandong University
    Add: No.27,Shandananlu,250100,Jinan,Shandong, P.R.China
    Tel/Fax: 0086-531-8856-8871 Email: imssdu@126.com

版权所有:山东大学移民研究所   济南市山大南路27号
   邮编:250100  电话:(86)-531-8856-8871  Email: imss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