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基础知识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移民基础知识 > 正文

难民危机下的德国社会撕裂

发布时间:2019-11-05 10:36    浏览次数:    来源:田园

 

导读: 从根本上解决移民、难民问题,应该加强整个国际社会的团结与合作,消除种族主义、殖民主义等政治根源,共同分摊保护和援救的负担,而不应该忽略这些群体的感受与权利,仅仅把他们当作争抢民众选票的工具。

德国联邦统计局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由于移民数量攀升,截至2018年年底,德国人口升至约8300万人,略高于上一年的8280万人,人口数量为1990年两德统一以来最高。

据统计,尽管自1972年以来,德国人口自然增长率一直为负。但近年来,德国人口的长期下降趋势被移民潮扭转。联邦统计局估计,2018年净移入德国的人口数量(即移入超过移出的人口数量)达34万至38万,与2017年相比有所下降,不过移民数量依然高于负增长数。根据数据,移民似乎是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德国的人口危机,然而,事实却不仅仅是加减法那么简单。

屈指算来,2010年“阿拉伯之春”造成的欧洲移民潮已经持续了9年,自2015年德国爆发难民危机至今也已4年。这些年,移民是否成功融入了欧洲,他们的生活如何,这些难民的到来又怎样改变了欧洲,值得关注。

融入困难 德国加速遣返

众所周知,德国放手欢迎难民,除了政治上的考虑和德国国际形象的塑造,更加务实的目的便是希望适当引入年轻人口补充劳动力。尽管德国经济在欧洲一枝独秀,但是快速的经济增长速度和出口需要廉价劳动力的补充,难民成为德国政府弥补老龄化的理想人选。因此,2015年难民潮高峰时,共有89万人提出避难申请。但截至目前看来,这些难民仍然很难及时作为可用劳动力补充。据德国《世界报》此前的报道,德国联邦移民与难民局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在为移民和难民提供融入支持方面,德国政府没有实现原定年度目标。原定为43万移民提供的融入课程,最终只有28万人接受了培训,毕业与否尚未可知。面向就业的德语课程上座率更是只有一半。不过,德国政府仍在不遗余力地宣传难民的工作价值,呼吁各家企业使用难民员工。

然而,一方面,能够逃往欧洲的难民,并非表面意义上的困难人群,反而是中东地区的富裕阶层居多。他们来到欧洲为的是更好的生活,所以充当廉价劳工的意愿并不大。另一方面,由于文化的差异,许多中东难民即使来到德国,也并不愿意受本地社团的管理。为此,德国政府已经计划将每年接纳移民人数下调,控制在18万至22万之间。

此外,德国政府还加大了遣返力度。此前由于德国政府负责难民事务人手紧缺及遣返国政府的消极应对等因素,遣返被拒难民的工作一直缓慢。大量难民在申请避难失败后长期滞留在德,滋生不少社会问题,一些人还伪造身份再次申请避难。不久前,德国联邦政府制定了更严格的遣返规定,一旦在德国有违法行为,庇护申请人就必须立即被遣送。2018年上半年,约有12300人被遣送出德国。德国联邦议院也于18日表决通过法律修正案,将阿尔及利亚、突尼斯、摩洛哥、格鲁吉亚划为“安全国家”,上述四国公民在德国申请难民身份遭拒后将被加速遣返。按照德国内政部长泽霍费尔的说法,法律修正案通过后,将有助加快“安全国家”公民申请难民身份被拒后遣返的速度。

社会撕裂 暴力事件频发

2018年年底,发生在巴伐利亚东部小城安贝格的一起事件震惊了德国社会:4名喝了酒的难民青少年周六晚在街上袭击路人,造成12人受伤。伤者中,最年轻的只有16岁。4名作案者来自阿富汗、叙利亚和伊朗,年龄最小的17岁,年龄最大的也只有19岁,他们目前被拘留。这起事件也再次引发德国对难民群体暴力问题的关注。

在过去的一年,难民群体暴力事件频发。2018年5月,在短短一周内发生两起难民集体袭警事件。同月,14岁的德国少女苏珊娜失踪,两周后,她的尸体在一个难民营附近被发现,凶手是一名来自伊拉克的难民。自2016年密集发生多起难民暴力袭击事件以及性侵案后,具有极端主义倾向的难民带来的不稳定因素和安全威胁不断挑动德国人的敏感神经。一方面德国民众不断呼吁政府严查具有极端思想的难民,甚至对默克尔接纳难民的行为持全盘否定态度;另一方面,仇外情绪也不断在德国社会蔓延,莱比锡极右主义和民主制研究中心11月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在德国东部地区,持有仇外立场的人比例超过30%;在德国西部,该比例为22%。2017年,德国共发生2219起针对难民的袭击事件,造成313人受伤。持续发酵的难民危机不仅威胁德国人安全,还造成德国社会的不断撕裂。

去年8月底,一名德国男子在开姆尼茨被刺身亡,警方随后逮捕了分别来自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两名嫌疑人。德国极右翼团体利用此事在网络上制造谣言,煽动仇恨,该市随后连续爆发排外游行。难民问题俨然已成为欧洲极端民粹主义思潮、流派和政党抬头的诱因。近两年来,欧洲各国反对移民输入的党派,从政坛边缘逐渐走向前台甚至中央。其中,不仅有法国国民阵线这样的老牌极右翼政党,更有德国另类选择党这样的新党派。

政治困境 争夺选票的工具

难民问题削弱了民众对于默克尔这种传统建制派的信任,还滋养了一批政敌。最直接的一个结果,就是在2015年难民危机前被誉为“西方旗帜”的默克尔提早退出了下届德国大选争夺,并放弃了党主席职务。当年凭借坚持开放国门、接纳大批中东和非洲难民的举动被全世界媒体所称赞的默克尔,肯定没有想过自己“成也难民,败也难民”。随着一系列移民问题的发酵,默克尔支持率持续下降。在欧洲盟友之间也是反对声音频发,一时间,默克尔和德国人对难民问题前后反复的态度也成为西方舆论口诛笔伐的对象。

的确,这几年涌入欧洲的近300万难民给欧洲各国,尤其是希腊、意大利等欧盟前线国家以及德国等主要接受国,带来了沉重的经济负担和社会压力,引发相关国家和地区民众的不满和反对。自难民危机爆发以来,欧盟各国尽显“各人自扫门前雪”的心态,比如关闭边界阻止难民入境,拒绝难民分配配额等。移民问题不仅影响到默克尔个人的声望,甚至危及欧洲一体化前景和欧盟团结。今年的欧洲议会选举,势必有许多政客依然拿移民问题做文章,争夺选票和席位。在以默克尔为首的坚持开放的移民政策政治家权力、口碑式微的背景下,未来的欧洲政坛仍将面临愈加激烈的左右路线之争。

人们批评默克尔过高地估计了欧洲的接纳能力和难民的整体素质,才造成如今进退维谷的尴尬局面。而随着默克尔即将退出欧洲主流政坛,如何让这些真正需要帮助的难民真正融入欧洲,防止有暴力倾向的极端分子威胁民众安全,避免半途而废,做好难民安置和融入工作才是欧洲政坛和民众需要思考的问题。从根本上解决移民、难民问题,应该加强整个国际社会的团结与合作,消除种族主义、殖民主义等政治根源,共同分摊保护和援救的负担,而不应该忽略这些群体的感受与权利,仅仅把他们当作争抢民众选票的工具。

  • The Institute of Migration Studies, Shandong University
    Add: No.27,Shandananlu,250100,Jinan,Shandong, P.R.China
    Tel/Fax: 0086-531-8856-8871 Email: imssdu@126.com

版权所有:山东大学移民研究所   济南市山大南路27号
   邮编:250100  电话:(86)-531-8856-8871  Email: imss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