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24%新生儿是移民后代 法国真会被“拖垮”吗?-中国国际移民研究网 / 山东大学移民研究所
全球移民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全球移民动态 > 正文

法国:24%新生儿是移民后代 法国真会被“拖垮”吗?

发布时间:2018-07-24 09:00    浏览次数:    来源:中国侨网

据《欧洲时报》微信公众号“欧时大参”编译报道,法国国家队在刚过去的世界杯夺冠后,法国智库国际暨战略关系研究所所长鲍尼法斯(Pascal Boniface)兴奋地说道:“本届世界杯夺冠将让法国的形象好上几年。”法国《世界报》也认为,国家队很多球员出身大巴黎郊区,赢球的幸福时刻“证明了一些固守姓氏和肤色理论者的错误”、“球员来自不同根源、有不同经历,只要同样披上法国国旗,都属于国家一员”。

 

  不过,这些看法可能过于乐观了。经验显示,这些把人们团结起来的时刻往往转瞬即逝,而持“移民要把经济拖垮”的民众也并不在少数。无论如何,虽然移民始终是敏感话题,但毕竟法国如今的移民增长趋势有目共睹。

  在此前提下,不少法国经济学家已纷纷开始“算账”,试图通过客观的数据了解移民对经济和就业的影响,以求妥善解决移民问题、避免族群撕裂。因此,在对移民是否会拖垮法国这个问题作出回应前,我们先来看看他们从海量数据中得到了哪些启发吧。

  移民潮不影响人均财富?

  根据欧盟统计局数据,去年有538000名庇护申请者获得欧盟居留(比2016年减少25%)。在经合组织国际移民司司长杜蒙(Jean-Christophe Dumont)看来,虽会对接待国造成短期冲击,但移民潮对人均财富的长期影响是“中性的”。下文将要提到的几个研究也大致赞同这一看法。不过,它到底是“政治正确”还是有据可依?

  西欧30年移民大调查

  如果仅以GDP(国内生产总值)为判断标准,那么移民影响是正面的:移民需要消费、住房,且当政府动用公共资源接待难民或新移民,这笔钱也会立即被注入市场,从而拉动增长。

  当然,答案不会这么简单,移民影响还取决于背景、国家和移民类型等多重复杂因素。由于要考虑的因素太多、很难将移民对就业的影响独立出来,因此学界的选择是通过研究“突如其来、大规模”的移民潮来尽可能减少偏差。

  法国权威研究机构CNRS于6月发布的报告具体分析了西欧在1985年-2015年的移民数据。在这30年间,西欧因90年代的巴尔干地区战争和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迎来了大批移民。除此之外,越来越多东欧体力劳动者也来到这些富庶国家谋求生计。

  那么,研究结论是什么呢?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各国政府融合措施越有效,新移民对公共财政和经济发展的贡献就越大。

  首先,报告认为人均GDP因移民人数增加而有了显著增长。其次,就业率方面,从短期来看情势并不乐观:寻求庇护者、居留申请者在材料处理期间通常难获就业机会,且难民的大量涌入在部分地区最初可能导致失业率上升。报告还提到,哪怕政府提供的融入培训和政策对其就业有至关重要的影响,但法国相关部门的实施效率“太低”,所做的实在有限。不过无论如何,新移民对劳力市场的负面冲击在几年后会逐渐消减,且他们带来的新消费需求也有助于创造就业机会。

  类似研究:移民是无辜的?

  不少移民潮研究也得出了与上述调查结果大抵类似的结论。例如,美国加州伯克利分校经济学家大卫·卡德曾研究了古巴移民案例:1980年,125000名古巴人移民美国,其中半数留在了迈阿密。这些新移民并没有使得迈阿密当地的失业率陡增或是工资暴跌。相反,和另外4个作为参照的美国城市相比,迈阿密的失业率和工资水平指标遵循了与大致类似的演变趋势。

  再有,据法国国际经济研究中心(CEPII)的经济学家安东尼·埃多介绍,不少移民研究都将目光集中在黎巴嫩和土耳其的案例上:近年来随着叙利亚难民的到来,这些国家的劳动力人数显著增加;在欧洲,常分析的实例是阿尔及利亚1962年独立后,法国经历的快速、大规模“返乡潮”。事实上,它非常适用于评估移民对东道国造成的供给冲击:1962年12月,600000人(主要是出生于阿尔及利亚的法国人)从阿尔及利亚被遣返回法。在1962年到1968年之间,共计上百万人回到法国,许多人定居在法国南部。

  安东尼·埃多分析了1962-1976年期间,法国“土著”工人的工资数据,并得出了与西欧30年移民潮相似的结论。首先,在短期内,移民的影响的确不可忽视:从1962年至1969年,法国GDP平均每年上涨5%,但实际工资的涨幅并没有那么明显(1.5%-5%)。这意味着,移民潮使得短期内劳动力增加,从而减缓工资增长。不过,在随后几年(1969年-1976年),工资再次上涨,从而消除了先前的短期减缓效应。由此,长期看来,工资水平受移民影响较小。

  总体说来,对于大规模、突然的移民潮,工资水平很可能在短期内受影响,但长期其负面影响会被不断调节、抵消。

  低教育水平者受冲击大?

  据经合组织6月发布的报告,到2020年底,自2015年以来涌入欧盟的难民预计将使各国总劳动人口平均增加0.4%。不过国别差异倒是不小:德国和瑞典增加近1%,而法国则低得多,仅为0.15%。按照杜蒙的说法,这一极低的比例不会从根本上使劳动力市场发生实质性改变。

  话虽如此,个别行业和群体所受的影响明显要大于平均水平。例如,到2020年,移民将使德国低技能劳动力的供应量整整上升15%。换句话说,尽管充分就业,教育水平不高的“土著”更容易感受到来自新移民的威胁。

  经合组织还强调了美国的例子:近几十年来,美国的低等教育水平移民并没有拉低平均工资。相反,他们的存在倒是扩大了低、高技能人才的工资差距,使“白领精英”的工资增长得更快了。更不用提,美国还因高素质移民而受益匪浅。

  移民促进女性就业?

  除此之外,移民潮还有更难以衡量的效果,例如促进男女平等。为什么呢?新移民往往从事的是当地人不愿意做的工作(清扫、看护等)。 “不少移民从事家政育儿工作,这有助于女性从家务琐事中脱身,并提高就业率”。

  移民会拖垮公共财政?

  那么,移民对公共财政造成的负担怎么说?“虽然他们的平均贡献低于当地人,但并不能真的说他们是公共财政的负担”,里尔三大负责研究教授Xavier Chojnicki如此认为。

  Chojnicki主要研究的是1979年至2011年间,法国移民对公共财政的影响。他指出,虽说移民也大量依靠社会福利,但由于该群体在就业人群中的绝对数量非常高,因此他们为社会的确做出了贡献。换句话说,移民虽不是法国老龄化问题的奇迹解决方案,但有效地减缓了这一趋势。根据欧盟统计局的数据,2017年,欧盟的死亡人数(530万)超过了出生人数(510万):没有移民,居民总人数(5.13亿)将会下降。

  和当今的欧洲足坛一样,移民与归化现象在欧洲只会越来越稀松平常。事实上,Insee 近年来的统计显示,法国移民生育率不断上升,截止2015年法国11%人口的父母至少一方是移民,如果往上算两代的话,这个数字将会变为20.4%。在2000年至2016年间,父母中至少有一人是外国人的婴儿出生人数比例从15%增达24%。正像法国一些人口学家所指出的,移民对法国的出生率具有决定性的影响。

  我们当然可以对上述看法提出质疑:如果说移民对经济的确有正面贡献,那么他们对安全的影响呢?为何郊区失业率居高不下,暴力事件层出不穷?难道恐袭威胁不是每天都搅乱着人心吗?不过,在移民趋势无法逆转的社会,通过客观数据促进有据可依的社会辩论,可称得上是不回避难题的有用态度。

 

  • The Institute of Migration Studies, Shandong University
    Add: No.27,Shandananlu,250100,Jinan,Shandong, P.R.China
    Tel/Fax: 0086-531-8856-8871 Email: imssdu@126.com

版权所有:山东大学移民研究所   济南市山大南路27号
   邮编:250100  电话:(86)-531-8856-8871  Email: imssdu@126.com